中国煤炭产业艰难拨开“雾霾笼罩”探索“路在何方”
2014-03-28 14:03

  “以前大家吃饭常常谈起跟煤有关的话题,近两年这个话题似乎从饭桌上消失了。”山西省太原市经营汽车修理和餐饮业的楼丹说。作为一个生意人,他的不少朋友、客户曾是与煤炭生产有关的企业。

  现在,楼丹的这些“煤界”圈子正悄然转行,有的进入房地产业,有的开始经营有色金属。“前两年国家的政策,加上近两年利润变薄、雾霾对煤炭产业的冲击,让不少人对煤炭丧失了兴趣。”楼丹说。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煤炭行业利润同比下降33.7%。来自山西省统计局的数据称,2013年山西省煤炭工业利润占全省比重降至60%,为五年来最低。

  长期以来,煤炭是中国的主体能源和重要的工业原料。而当前,煤炭正告别“黄金十年”。

  煤炭产业遇到的最大挑战,不单单是利润。

  接连不断的污染天气,为煤炭产业未来之路“罩上了雾霾”。“在国内煤炭产量大幅增长,能源结构面临调整的情况下,煤炭企业转型迫在眉睫。”山西省国资委主任朱晓明说,这是缓解当前环境污染的重要举措。

  从北京到地方,从政府、企业到社会,人们普遍认为,减少燃煤,改变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是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分析全球煤炭消费形式和中国能源的供应保障后曾认为,较长时期内,煤炭作为中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不会改变。长期致力于煤电超低排放技术的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朱松强也认为,中国作为煤炭资源大国,石油及天然气储量相对不足,这种资源结构禀赋决定了煤炭资源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这一格局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改变。

  “中国一次能源结构的禀赋,决定了燃煤发电成本远低于气电、风电、太阳能发电。以天然气为例,每度电价格含税约0.86元人民币,而煤电电价含税为0.41元人民币。”朱松强说。

  国内能源领域研究人员对于天然气成本的顾虑一直存在。在陶瓷、玻璃等企业中,天然气作为燃料占其总经营成本的比例在40%以上。如果气价一直涨,许多工业用户将依然会用煤炭。

  此外,中国的天然气多从海上或从中西部通过西气东输引到东部,还有跨国从中亚等地输入,这样投入庞大的工程,安全保障成本极高。

  “而煤炭储备是中国的资源优势,国内许多企业都有煤场和煤炭储存,煤电作为能源的安全性较有保障。”一位业内人士说。

  此外,随着经济高速发展,中国国内石油的产需矛盾日趋尖锐,较高的石油对外依存度,也已引起业内人士的担忧。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在日前一次国际金融论坛会议上认为,风电、核电、水电、煤炭清洁利用等多种能源形式都可以化解日益严重的雾霾。

  “中国或许无法在短期内改变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主体地位,但可以寻求煤炭更清洁、高效的利用方式。”山西省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晋平说。

  在煤炭清洁利用方式上,对能源需求较大的长三角地区已在不断破题。

  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燃煤机组烟气超低排放”项目建设,去年下半年取得重大突破,实施后的燃煤电厂烟气排放达到天然气机组标准。朱松强说,项目改造后,煤电每度电成本增加不到0.015元,仍远低于天然气电价。

  朱晓明说,煤炭产业的一个重要出路是发展现代煤化工。从产煤大省山西传来的好消息是,这个省目前正在建设晋北煤化工基地,布局煤制油、煤制气等多项高效、清洁能源项目。

  在山西晋城,这里已聚集了中石油、中联煤、晋煤集团等多家开发企业和压缩、液化、集输企业,成为煤层气开发“走廊”。

  当地政府称,整个晋城有超过9000辆汽车、15万户居民、数百座工厂和发电厂都在使用煤层气。下一步,市区所有公交车将由燃油改为燃气。

  分析人士指出,在石化资源日趋紧张、天然气价格上涨的背景下,煤层气作为热值高、储量大、燃烧清洁的能源,正逐渐受到中国油气巨头的青睐。

Copyright (C) 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906484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657848 传真:(010)84612550 E-mail: info@coalinf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