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剧变企业分化 煤企改革阵痛也是契机
2014-07-11 14:35

  市场需求持续不振,价格“断崖式”下跌,煤矿企业面临多重矛盾。然而,“水位下降,暗礁显形”,矛盾暴露让煤炭行业或迎来前所未有的改革契机。
  市场剧变矛盾重重
  今年3月以来,各地至少发生7起煤矿重大安全生产事故,造成110人死亡,煤矿重大事故有抬头趋势。
  “目前的煤矿安全生产亟待引起高度重视。”山西朔州市煤管局总工程师夏海军说,“煤价下跌,资金紧张,有的矿安全投入减少,甚至使用淘汰装备。”夏海军说,监管压力空前。
  “钱紧”也让煤矿面临窘境。银行为了控制风险,对煤矿企业收缩信贷规模,导致融资难、融资贵。去年四季度以来,各大银行压缩山西几大煤企贷款300多亿元。一些矿井因资金紧张停产停工。
  另一方面,金融风险加大。部分大型煤企资产负债率提升。一些民营煤企成为金融风险“重灾区”,有的出现信托基金兑付风险,有的出现还贷风险。去年底,山西最大的民营煤企联盛集团负债高达300多亿元,财务状况持续恶化。
  市场下跌,国有老矿首当其冲,这部分矿面临改革和稳定的矛盾。山西大同煤矿集团同家梁矿职工6000多人,由于资源濒临枯竭,去年产煤仅90万吨,亏损数亿元。煤峪口矿仅工亡矿工遗孀就有上千人。
  竞争加剧企业分化
 “神华集团领头羊的位置更加确立。”山西一些大型煤矿企业专业人士均这样表示。“具备开采、运输和管理等诸多优势的神华集团一枝独秀,其煤价已成风向标,其他企业只能跟跑。”
  随着竞争加剧,央企、地方国企、民企之间的分化越来越明显。甚至同一企业的新、老矿之间也千差万别,大同煤矿集团千万吨级新矿年利润数亿元,一些老矿年亏损数亿元。
  多数煤炭界人士对中期煤炭市场并不看好,“产能仍在释放,三五年内不会根本好转。”降价不会增加煤炭需求。“大家都说要调控产量,但都希望别人调控,
  有专家认为,只有竞争才能优胜劣汰。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理事长王守祯认为,过去全行业盈利的状况本不正常。只有在竞争的背景下,是否真正的优势企业才见分晓。
  煤企改革阵痛已现
  “淘汰落后产能将关闭整合一批,恶性竞争压垮一批,企业生存战才刚刚开始。”山西阳煤集团总经理裴西平认为,煤炭行业洗牌已经来临。
  记者在山西朔州、阳泉、大同等产煤大市发现,由于资金趋紧,一些中小煤矿已经停产。山西普大煤业副总裁李俊峰估计,目前山西煤炭行业中,微利、持平、亏损和停产半停产企业各占四分之一。中煤西沙河煤业副总经理曹满说,如果这样的市场形势再持续下去,一些企业的资金链就会出问题,企业兼并必将出现。
  有煤炭界人士认为,黑龙江龙煤集团近期陷入困境,国有煤企改革阵痛已现。裴西平认为,不少老矿是前苏联援建时期建设起来的,人员多、效率低、安全无保障。过去市场过热掩盖了这种模式的落后,但随着产能过剩,这种模式已不适应发展。
  国有煤企改革必然面临人员分流、多元发展、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等现实。山西一家国有老矿负责人说,一大批老矿面临市场下跌、资源枯竭、人员包袱重的局面,工人都是“种地的好把式”,但数万人面临“无地可种”。
  随着各地清理涉煤收费的开展,煤炭资源税改革渐行渐近。“清费立税”是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的突破口,但也意味着利益重新分配。
  由于企业竞争起跑线不一样,成本差异大,资源税“量改价”需兼顾各方利益,难度可想而知。
  改革阵痛也是契机。业内人士指出,煤炭行业必须经历阵痛,进一步提升产业集中度,淘汰落后产能和加快市场化进程,企业才能“脱胎换骨”。

Copyright (C) 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906484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657848 传真:(010)84612550 E-mail: info@coalinf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