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改资金缺口达千亿 信托公司淘金
2010-07-20 14:34

  近期,中信信托发售的一款煤炭产业信托计划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这是国内首个尝试投资于山西煤改企业的信托产品。“这仅仅是开始,目前我们有一个团队在山西常驻,陆续接洽了不少煤企。通过一号计划操作之后,我们的流程基本上理顺了,未来,我们将继续为山西煤改输血。”中信信托一位项目经理告称。

    据了解,目前恰逢山西煤改进入关键时期。目前行政指令式的整合已经完成,但在企业并购和后期技术改造还有很大资金需求。据一位煤炭企业负责人估计,仅煤炭企业并购的资金缺口高达上千亿,此外还需要大约600亿左右的技改投入。

    “时间窗口已经打开了。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只要你能够控制风险,这会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也是信托公司对国家产业政策调整的积极支持。”中信信托上述信托经理说。

    首发煤炭信托

    据悉,中信信托这款煤炭产业信托计划规模高达25亿元,主要投资于山西一家民营煤业集团。投资期限为2年,门槛为300万元人民币,预期年回报率大约为9.5%,如果延长至第三年,预期年化收益率也会相应提高到11%。

    该煤业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25亿元资金主要用于支持企业所属煤矿的技改升级。“经过2008、2009年两次整合,我们的产能大概690万吨,达到中型煤企的规模。不过在并购过程中,自身已经拿出了大部分积蓄支付并购价款,也就是说企业自己的原始积累基本上花得差不多了,此次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对煤矿按照煤炭整合后的要求进行技术改造的投入和复工复产的费用。技术改造的费用就集团而言大概在15亿元左右,具体数据还没有出来,而且煤矿建设还要有30%左右的备用资金,随时可能投入的,总共是25亿元左右。”该人士称。

    为了控制风险,中信信托要求该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及下属的煤炭生产企业以及洗煤厂将其部分股权过户给信托计划,而其他股权尽管不过户,但同样需要质押在中信信托。中信信托派驻董事参与公司重大事项决策,对重大事项具有一票否决权。委托专业机构对企业经营、投融资活动、安全生产进行严格监管。

    “我们通过审计、评估和尽职调查测算,该煤业集团股权评估价值约172.24亿元,抵押率在20%左右,而未来三年净现金流超过65亿元。”

    此外,中信信托还要求该煤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信托公司通过派驻董事和资金监管等手段,可以促进煤改民企的规范化运作,促进民企更好发展,同时,信托公司提供的资金额度比银行要大得多,审核时间又相对较短,能够一次性满足煤炭企业的需求。另外一方面,煤炭企业利润率高,通过信托资金这一杠杆,可以撬动企业两到三倍的经营利润。我们现在是急于完成技术改造这一规定动作复工复产,一旦开工,现金流就回来了。越早开工,越可以提前赎回企业股权。”他说。

千亿资金缺口

    据了解,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信托公司、产业投资基金,都早就希望介入利润丰厚的煤炭行业,但是由于煤炭企业本身的现金流充裕,一家煤炭企业整体是毛利率可以达到45%左右,净利润可以稳定在35%左右,根本不缺钱,所以金融机构一直欲投无门。

    2010年,山西的煤炭企业由于整合和技改,出现了大规模的资金缺口。

    一位煤老板告诉记者,在2010年年初,整合后的1000余座矿井中仅有400多座在正常生产,其他的600多座需要通过技术改造,使之采矿条件达标之后才能投入运作。这个技术改造大概在一年左右,从现在开始大家都进入这个阶段了。

    “现在省政府要求,山西煤炭企业整合,做实合并产能要在2011年底必须完成,这就给了各家企业很大资金压力。大家都在忙着寻求资金支持。”一位民营煤炭企业整合主体负责人称。

    据悉,对于占煤改整合主体30%的民营企业来讲,尽管资金需求量很大,但目前商业银行提供贷款也存在一些技术性难题。例如,由于政府部门相应抵押配套制度没有出台,诸多矿场的采矿证不能抵押,银行很难大规模放款。

    一位煤老板告诉记者,在煤矿融资的问题上,银行和煤炭企业都想了很多办法。例如,采矿证还没下来,有的煤矿就采取采矿权承诺,一旦采矿证具备抵押条件,将第一时间抵押给银行。也有质押房产的,但对这么大项目而言,质押几套房子是杯水车薪。还有的是几家煤炭企业互相担保贷款。还有以前一些采矿的专用设备,这个银行以前不给质押融资的,现在也可以接受了。

    “即便如此,一般一家银行一次性也就给我们贷个1亿-2亿元,当地支行的权限也就这么多,分行的权限也就5个亿元左右,我有20多亿元的资金缺口,要找十来家银行才能凑齐,根本满足不了我们。由于信托公司的风险控制措施多于银行,所以我们和信托公司一拍即合。”该负责人称。

    据悉,不少信托公司关注煤炭产业已久,但是过去由于煤炭产业小、散、乱的局面,信托公司介入的风险和不确定性都较大。

    中信信托总经理蒲坚曾在《认知改变信托》研究报告发布仪式上称,信托公司如果能持续关注社会经济发展和民生领域中的热点和难点,通过挖掘其信托功能和价值,把握矛盾解决问题,就可以获取巨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关注煤改已很长时间,并适时介入。在配合国家产业政策调整同时,开拓信托公司新领域。”他说。

    本报采访的不少煤炭企业负责人也都表示,2010年下半年将是金融企业介入煤炭行业的一个时间窗口。

“一旦我们技术改造完毕,煤矿重新运转起来,现金流就充裕起来。因此现阶段就是金融机构进入山西媒改的最好的时机。我们也很需要雪中送炭”。一位煤矿负责人说。

Copyright (C)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906484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657848 传真:(010)84612550  E-mail: info@coalinf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