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整合不能代替政府安监之责
2010-08-03 13:29

  日前,坐落在山西临汾翼城县的阳泉煤业集团一整合煤矿发生炸药爆炸事故。此次事故已造成17人死亡,104人受伤。据新华社报道,初步了解,爆炸为不法分子非法藏匿炸药所致。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根据规定,刘沟煤矿已经不允许进行煤炭生产,由阳泉煤业集团森杰煤业公司负责,在今年年底前实施彻底关闭。根据现场群众的反映,该矿一直在断断续续生产。

  这是一起实在不应该发生的事故。既然是煤矿已经被整合,不允许进行生产,煤矿上就不应该有如此多的炸药,更不应该有如此多的矿工和家属。这起事故,和不久前河南平顶山兴东二矿井下炸药爆炸事故何其相似。当时,兴东二矿在证照过期、政府确定关闭并实施断电措施后非法私接电源,并违法私存炸药组织生产,导致发生炸药燃烧事故,共造成49人死亡,26人受伤。再往前,上半年河南发生的新密矿难、洛阳伊川矿难,事发煤矿都属于关停整顿,违规偷采所致。

  通过近期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煤矿事故,可以发现,“视政令为无物,视人命如草芥”的作风,不论是私人煤矿还是国有煤矿,都并非罕见。而这些恶性事故或许只是冰山一角,说不定仍有大量的煤矿非法开采行为“潜伏”着,只是因为,它们还没有闹出人命,酿成惊天大祸。

  很多公众在问,在雷霆万钧的安全监管之下,这些煤矿置停产的命令于不顾,非法生产的胆量又从何而来?而地方安监机构,又何以会对这些非法生产的煤矿如此消息闭塞呢?这样的煤矿事故,无疑是对地方安监机制公信力的反复冲刷。

  目前,很多地方视煤矿重组为解决问题的出路。由国有大矿来重组掉那些小煤矿,固然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国企管理低效的毛病也会随之而来。这又是普遍面临的另一种安全隐患。事实上,国企也是盈利机构,也要追求利润和业绩。只要地方政府的安监不到位,那么,有些煤矿的作为或许会在“国有”的名义下更加肆无忌惮。

  发生在山西翼城刘沟煤矿的炸药库爆炸事故,就是最新的例证。这个煤矿被整合后,挂靠在国有大煤矿的旗下。然而,这种整合究竟给这个煤矿的生产管理和安全监管带来了怎样的变化?如果整合的效率如此之差,甚至连一个煤矿的偷采行为都管不住,那么这样的整合又有何价值?

  就公众而言,大家其实并不相信,对于刘沟煤矿的偷采行为,阳泉煤业集团以及当地安监机构真的完全不知情。或许,恰恰是因为不公平的煤炭重组行为,导致他们自我感觉对被整合的对象有所亏欠,所以,将这些煤矿的违法生产视为一种“补偿”。而被整合对象,也因为遭受了不公平待遇,而视违法生产为理所当然。不管这种情况是不是事实,作为一种危险的倾向,当应该引起当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并进行调查。

  整合煤矿发生如此恶性事故至少说明,不可能寄望煤炭重组来解决问题,也不可能让那些国有大矿代行地方政府的安监之责。煤炭重组或许可以大大解决煤矿安全投入不足的问题,但是比这个问题更大的实质上是一些地方安监体制频频失灵的困局。发生在山西翼城的煤矿炸药库爆炸事故,从本质上来说,正是如此。煤炭整合不是万能的,在此之外,还能做什么,这值得有关部门和当地政府深思。

Copyright (C)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906484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657848 传真:(010)84612550  E-mail: info@coalinf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