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企业加强合作正当时
2012-08-16 13:52

  不久前,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山西省促进煤炭电力企业协调发展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提出,到2015年,省调火电企业全部实现电煤长期协作合同管理,部分火电企业和煤炭企业实现以股权为纽带的煤电联营。《方案》指出,煤电股权联营是推进煤电企业协调发展的方式之一,省调现役火电企业与煤炭企业先行先试,通过资本金注入、股权交换等方式,实现煤炭企业和省调现役火电企业的相互参股、控股或通过资产重组注册成立新的煤电联营企业。同时,《方案》要求,推动省调现役火电企业与省内煤炭企业签订长期战略性供需协作合同,建立长期协作合同全覆盖的省内电煤供需管理模式。

  我国煤炭行业与发电行业的关联度极高,煤炭需求的50%以上来自火电,而火电占到了发电总量的80%以上。煤与电作为关联度极高的两大上下游产业,通过资本和产权这个纽带,发电企业积极向上游煤炭行业拓展,寻求稳定的煤炭供给,而煤炭企业也可以向下游发电行业延伸,为煤炭产品寻找稳定市场,最终实现煤电双方的风险共担和利益共享,有利于煤、电两大产业和企业长远发展。

  前几年,由于煤炭需求快速增长,煤炭市场热度很高,煤价上涨预期始终很强,煤炭企业相对来说处于强势地位。而电价由政府控制,且受通胀压力较大等因素影响,电价上涨缓慢、滞后,火电企业盈利能力不强,甚至连年亏损。这种情况下,虽然煤电之间的关联度很高,但由于煤炭企业和发电企业的市场地位不对等,对于通过相互参股或资产重组成立新的企业进行煤电联营,煤炭企业积极性并不高,部分煤炭企业虽然对控股火电企业有一定兴趣,但是火电企业并不甘心放弃企业主导权。所以,以前更多的是火电企业向上游挺进,进行以火电企业为主导的煤电联营,在这方面,五大发电集团是最好的例子。

  现在煤炭市场转变了,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很可能就此终结,未来随着替代能源的不断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带动能耗强度的下降,煤炭需求增长可能会显著放缓,甚至逐步进入平稳期,煤价也不可能再像前几年那样飞涨了。此时,煤炭企业的市场地位较之前必然会有所削弱,煤炭企业不大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只管坐在家里数钱了,需要更多的主动联系用户,为产品寻找销路。这种情况下,为了给煤炭产品提供稳定销路,保障生产平稳顺利进行,他们进行煤电联营的积极性必然会有所提高。而对于火电企业来说,虽然未来电价市场化改革必然会推进,但是保障燃煤稳定供应、稳定发电成本也是确保企业盈利稳定的重要手段,因此,火电企业进行煤电联营的积极性也是存在的。对于煤电双方来说,现在无疑是加强合作的好时机,无论是加强以股权为纽带的煤电联营,还是加强以长期协作合同为特征的煤电一体化,未来的结果都应该是互利共赢的。

  此次山西省政府出台的《方案》更多的应该是一个指导意义,表明政府对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加强合作,进行煤电联营,签订煤电长期协作合同是持支持态度的,而且是积极支持的。在煤炭市场发生转变的情况下,再加上政府的积极引导,我们有理由相信煤电联营应该能够得到进一步推进,煤电双方应该也能够以更加理性的态度加强双方之间的长期合作。需要注意的是,在煤电联营过程中,煤炭和电力企业究竟采取何种方式进行合作,应该取决与企业自身,政府不宜干预太多。由于不同企业市场意识强弱不一,在推动煤电联营初期,可能会面临部分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的问题,这种情况下,政府最好不要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强制要求,让煤电联营和煤电一体化成为煤电双方企业完全自愿行为,相信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变和企业合作竞争意识的不断增强,这些企业会逐步转变观念。另外,在煤电一体化初期的长期协议执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部分企业违约的情况,这时,政府应该做好裁判员,加大对违约者的惩处力度,维护好市场秩序,为市场平稳发展提供一个公平、健康的环境。

  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应该是双方企业的一种经营策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双方企业的经营风险。比如当前煤炭需求疲软,市场低迷,竞争加剧,但那些进行煤电联营的煤炭企业至少不用太担心产品销路问题,时间长了,那些没有市场的部分煤炭产能很可能会被淘汰出局,然而进行煤电联营的企业被淘汰出局的风险则要小得多。至于煤价下跌,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期价格涨得太多了,价格回归理性实属正常,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不可能保护煤炭企业的高价格,目前不会,未来也不会,保护的只是合理的,能够确保煤电双方均获得正常利润的市场价格。

  需要注意的是,部分情况下,煤电联营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煤电矛盾,但并不能彻底解决煤电矛盾,政府也不能通过推进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来掩盖煤电之间的体制性矛盾。众所周知,煤电矛盾的根源在于“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冲突,煤电联营和煤电一体化均是市场行为,解决不了体制性的计划电问题,在推进煤电联营的同时,也要注意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不然的话,即便煤企和电企全部实现了联营或一体化,未来煤电矛盾还会继续存在。( 不久前,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山西省促进煤炭电力企业协调发展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提出,到2015年,省调火电企业全部实现电煤长期协作合同管理,部分火电企业和煤炭企业实现以股权为纽带的煤电联营。《方案》指出,煤电股权联营是推进煤电企业协调发展的方式之一,省调现役火电企业与煤炭企业先行先试,通过资本金注入、股权交换等方式,实现煤炭企业和省调现役火电企业的相互参股、控股或通过资产重组注册成立新的煤电联营企业。同时,《方案》要求,推动省调现役火电企业与省内煤炭企业签订长期战略性供需协作合同,建立长期协作合同全覆盖的省内电煤供需管理模式。

  我国煤炭行业与发电行业的关联度极高,煤炭需求的50%以上来自火电,而火电占到了发电总量的80%以上。煤与电作为关联度极高的两大上下游产业,通过资本和产权这个纽带,发电企业积极向上游煤炭行业拓展,寻求稳定的煤炭供给,而煤炭企业也可以向下游发电行业延伸,为煤炭产品寻找稳定市场,最终实现煤电双方的风险共担和利益共享,有利于煤、电两大产业和企业长远发展。

  前几年,由于煤炭需求快速增长,煤炭市场热度很高,煤价上涨预期始终很强,煤炭企业相对来说处于强势地位。而电价由政府控制,且受通胀压力较大等因素影响,电价上涨缓慢、滞后,火电企业盈利能力不强,甚至连年亏损。这种情况下,虽然煤电之间的关联度很高,但由于煤炭企业和发电企业的市场地位不对等,对于通过相互参股或资产重组成立新的企业进行煤电联营,煤炭企业积极性并不高,部分煤炭企业虽然对控股火电企业有一定兴趣,但是火电企业并不甘心放弃企业主导权。所以,以前更多的是火电企业向上游挺进,进行以火电企业为主导的煤电联营,在这方面,五大发电集团是最好的例子。

  现在煤炭市场转变了,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很可能就此终结,未来随着替代能源的不断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带动能耗强度的下降,煤炭需求增长可能会显著放缓,甚至逐步进入平稳期,煤价也不可能再像前几年那样飞涨了。此时,煤炭企业的市场地位较之前必然会有所削弱,煤炭企业不大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只管坐在家里数钱了,需要更多的主动联系用户,为产品寻找销路。这种情况下,为了给煤炭产品提供稳定销路,保障生产平稳顺利进行,他们进行煤电联营的积极性必然会有所提高。而对于火电企业来说,虽然未来电价市场化改革必然会推进,但是保障燃煤稳定供应、稳定发电成本也是确保企业盈利稳定的重要手段,因此,火电企业进行煤电联营的积极性也是存在的。对于煤电双方来说,现在无疑是加强合作的好时机,无论是加强以股权为纽带的煤电联营,还是加强以长期协作合同为特征的煤电一体化,未来的结果都应该是互利共赢的。

  此次山西省政府出台的《方案》更多的应该是一个指导意义,表明政府对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加强合作,进行煤电联营,签订煤电长期协作合同是持支持态度的,而且是积极支持的。在煤炭市场发生转变的情况下,再加上政府的积极引导,我们有理由相信煤电联营应该能够得到进一步推进,煤电双方应该也能够以更加理性的态度加强双方之间的长期合作。需要注意的是,在煤电联营过程中,煤炭和电力企业究竟采取何种方式进行合作,应该取决与企业自身,政府不宜干预太多。由于不同企业市场意识强弱不一,在推动煤电联营初期,可能会面临部分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的问题,这种情况下,政府最好不要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强制要求,让煤电联营和煤电一体化成为煤电双方企业完全自愿行为,相信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变和企业合作竞争意识的不断增强,这些企业会逐步转变观念。另外,在煤电一体化初期的长期协议执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部分企业违约的情况,这时,政府应该做好裁判员,加大对违约者的惩处力度,维护好市场秩序,为市场平稳发展提供一个公平、健康的环境。

  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应该是双方企业的一种经营策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双方企业的经营风险。比如当前煤炭需求疲软,市场低迷,竞争加剧,但那些进行煤电联营的煤炭企业至少不用太担心产品销路问题,时间长了,那些没有市场的部分煤炭产能很可能会被淘汰出局,然而进行煤电联营的企业被淘汰出局的风险则要小得多。至于煤价下跌,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期价格涨得太多了,价格回归理性实属正常,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不可能保护煤炭企业的高价格,目前不会,未来也不会,保护的只是合理的,能够确保煤电双方均获得正常利润的市场价格。

  需要注意的是,部分情况下,煤电联营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煤电矛盾,但并不能彻底解决煤电矛盾,政府也不能通过推进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来掩盖煤电之间的体制性矛盾。众所周知,煤电矛盾的根源在于“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冲突,煤电联营和煤电一体化均是市场行为,解决不了体制性的计划电问题,在推进煤电联营的同时,也要注意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不然的话,即便煤企和电企全部实现了联营或一体化,未来煤电矛盾还会继续存在。( 不久前,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山西省促进煤炭电力企业协调发展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提出,到2015年,省调火电企业全部实现电煤长期协作合同管理,部分火电企业和煤炭企业实现以股权为纽带的煤电联营。《方案》指出,煤电股权联营是推进煤电企业协调发展的方式之一,省调现役火电企业与煤炭企业先行先试,通过资本金注入、股权交换等方式,实现煤炭企业和省调现役火电企业的相互参股、控股或通过资产重组注册成立新的煤电联营企业。同时,《方案》要求,推动省调现役火电企业与省内煤炭企业签订长期战略性供需协作合同,建立长期协作合同全覆盖的省内电煤供需管理模式。

  我国煤炭行业与发电行业的关联度极高,煤炭需求的50%以上来自火电,而火电占到了发电总量的80%以上。煤与电作为关联度极高的两大上下游产业,通过资本和产权这个纽带,发电企业积极向上游煤炭行业拓展,寻求稳定的煤炭供给,而煤炭企业也可以向下游发电行业延伸,为煤炭产品寻找稳定市场,最终实现煤电双方的风险共担和利益共享,有利于煤、电两大产业和企业长远发展。

  前几年,由于煤炭需求快速增长,煤炭市场热度很高,煤价上涨预期始终很强,煤炭企业相对来说处于强势地位。而电价由政府控制,且受通胀压力较大等因素影响,电价上涨缓慢、滞后,火电企业盈利能力不强,甚至连年亏损。这种情况下,虽然煤电之间的关联度很高,但由于煤炭企业和发电企业的市场地位不对等,对于通过相互参股或资产重组成立新的企业进行煤电联营,煤炭企业积极性并不高,部分煤炭企业虽然对控股火电企业有一定兴趣,但是火电企业并不甘心放弃企业主导权。所以,以前更多的是火电企业向上游挺进,进行以火电企业为主导的煤电联营,在这方面,五大发电集团是最好的例子。

  现在煤炭市场转变了,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很可能就此终结,未来随着替代能源的不断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带动能耗强度的下降,煤炭需求增长可能会显著放缓,甚至逐步进入平稳期,煤价也不可能再像前几年那样飞涨了。此时,煤炭企业的市场地位较之前必然会有所削弱,煤炭企业不大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只管坐在家里数钱了,需要更多的主动联系用户,为产品寻找销路。这种情况下,为了给煤炭产品提供稳定销路,保障生产平稳顺利进行,他们进行煤电联营的积极性必然会有所提高。而对于火电企业来说,虽然未来电价市场化改革必然会推进,但是保障燃煤稳定供应、稳定发电成本也是确保企业盈利稳定的重要手段,因此,火电企业进行煤电联营的积极性也是存在的。对于煤电双方来说,现在无疑是加强合作的好时机,无论是加强以股权为纽带的煤电联营,还是加强以长期协作合同为特征的煤电一体化,未来的结果都应该是互利共赢的。

  此次山西省政府出台的《方案》更多的应该是一个指导意义,表明政府对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加强合作,进行煤电联营,签订煤电长期协作合同是持支持态度的,而且是积极支持的。在煤炭市场发生转变的情况下,再加上政府的积极引导,我们有理由相信煤电联营应该能够得到进一步推进,煤电双方应该也能够以更加理性的态度加强双方之间的长期合作。需要注意的是,在煤电联营过程中,煤炭和电力企业究竟采取何种方式进行合作,应该取决与企业自身,政府不宜干预太多。由于不同企业市场意识强弱不一,在推动煤电联营初期,可能会面临部分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的问题,这种情况下,政府最好不要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强制要求,让煤电联营和煤电一体化成为煤电双方企业完全自愿行为,相信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变和企业合作竞争意识的不断增强,这些企业会逐步转变观念。另外,在煤电一体化初期的长期协议执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部分企业违约的情况,这时,政府应该做好裁判员,加大对违约者的惩处力度,维护好市场秩序,为市场平稳发展提供一个公平、健康的环境。

  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应该是双方企业的一种经营策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双方企业的经营风险。比如当前煤炭需求疲软,市场低迷,竞争加剧,但那些进行煤电联营的煤炭企业至少不用太担心产品销路问题,时间长了,那些没有市场的部分煤炭产能很可能会被淘汰出局,然而进行煤电联营的企业被淘汰出局的风险则要小得多。至于煤价下跌,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期价格涨得太多了,价格回归理性实属正常,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不可能保护煤炭企业的高价格,目前不会,未来也不会,保护的只是合理的,能够确保煤电双方均获得正常利润的市场价格。

  需要注意的是,部分情况下,煤电联营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煤电矛盾,但并不能彻底解决煤电矛盾,政府也不能通过推进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来掩盖煤电之间的体制性矛盾。众所周知,煤电矛盾的根源在于“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冲突,煤电联营和煤电一体化均是市场行为,解决不了体制性的计划电问题,在推进煤电联营的同时,也要注意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不然的话,即便煤企和电企全部实现了联营或一体化,未来煤电矛盾还会继续存在。

Copyright (C) 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906484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657848 传真:(010)84612550 E-mail: info@coalinf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