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煤场静悄悄
2012-08-31 14:05

  90%以上的煤场停产歇业,物流“流不通”,内蒙古包头市大城西煤炭产业园区——
  “进入7月,园区里的中小煤场大多停产歇业。我们这个煤场7月6日正式停产。5月至7月,我们没有接待一位客户,没卖出一车煤。”谈起目前的煤炭市场,内蒙古包头市大城西煤炭产业园区永益煤场经理刘德平颇为感慨。
  在同一园区的包头市嘉华物流有限公司运营部的王立峰反应和刘德平一样。“从1月至8月中旬,公司煤炭运送量不到200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运送量减少了50%以上,尤其是最近两个月,总共才发了六七车皮煤。”
  “从货运汽车煤矿装煤,煤场中转选煤,到铁路公路运煤,再到与煤炭相关的机械、汽配、餐饮等行业,全都受到影响,煤炭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运营困难。”在煤炭运营市场打拼了十多年的王立峰说。
煤场停产歇业
  有大小121家煤炭运营企业的大城西煤炭产业园区,是包头市煤炭物流重要集散基地,煤炭销售能力超过2000万吨/年。“目前煤炭价格下跌让煤炭运营企业的日子很不好过,90%以上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大城西煤炭产业园区管委会一位副主任告诉笔者。
  停产的直接原因就是煤炭价格下跌得厉害。
  刘德平对此感触颇深。从煤场发货情况看,动力粉煤现在每吨160元,3月份时每吨230元,去年最高时卖过每吨320元。而3月份煤场进煤时,原煤以每吨220元进货,现在卖160元,每吨赔60元,停产只是少赔点钱。
  永益煤场现在库存2000多吨粉煤、1000多吨块煤,按现在的煤价计算,仅库存煤量至少要赔25万元。“去年煤场发货量13万吨,毛收入200多万元;今年1月至7月,发货量8万多吨,煤价一直下跌,还要倒贴进去100多万元的流动资金。”刘德平说。
物流“流不通”
  煤场停产不进原煤,从事煤炭运输的个体货运业大受影响。“从今年初开始,煤炭运输业务量大大减少,而运输成本不断增加,汽车货运的利润被挤压得越来越低。”包头市土右旗大城西村的兴亮从事煤炭运输10多年,今年是他遇到的最难熬的一年。
兴亮迫不得已于7月20日卖了运煤的半挂车。他说,前几年煤炭运输行情好时,大城西村有170多辆运煤半挂车,今年至少减少了50%,能维持盈亏平衡的个体煤炭货运车很少。
  赵林在嘉华物流负责卸煤。“连续2个月没进一车煤,库存煤还是5月以前拉进来的。”赵林对笔者说。 嘉华物流于2007年开通了第一条铁路专用线,年均煤炭运送量约280万吨,2011年煤炭运送量达到390万吨,今年煤炭运送量锐减,直接导致该公司服务费收益大幅减少。
  “今年有两条铁路专用线闲置,没有客户承包,煤炭运送量大幅下降,物流服务费肯定受影响。”王立峰无奈地说。
务工人员面临抉择
  7月20日公司停工后回家待业的赵河锁一有时间就骑着摩托车到煤场逛一圈,看看什么时候通知复工。
“问也是白问,连个进煤车都没有,两个月都没几单业务,怎么上班?”值班过泵的赵河锁前同事拿出近两个月的过泵单让赵河锁看,只有十几张。在去年8月,这也就是不足半天的业务量。
  赵河锁从2010年1月开始在煤场打工,工资每月2300元,包吃。装卸、过泵等工作他都做过,没想到今年会停工。赵河锁说:“去年我们煤场业务多时雇了20多个人,今年7月停工一大半,现在只剩下几个人了。”
  在嘉华物流负责摊车皮的王喜还算幸运,该公司虽然煤炭运送量下降,但目前还未停工,也没有下调工资。“5月份煤炭运送量开始减少,我们摊车皮的工人基本就没活儿了。”王喜在嘉华物流打工三四年了,工资由最初的每月1900元涨到现在的每月2600元,从来没遇到过今年这种情况。“我们摊车皮的工人24小时倒班,不发煤炭专列、没有煤炭业务只能干些零活儿,以后不知道怎么办呢。”王喜开始担忧自己的工作。
  除了煤场停工外,与煤炭相关的汽车维修、物流信息、餐饮洗浴等服务行业也显现出阶段性“停滞”现象,大量务工人员遭遇去留抉择。

Copyright (C) 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906484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657848 传真:(010)84612550 E-mail: info@coalinfo.net.cn